深切怀念杨东莼校长

2007年4月05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76
分类:校友访谈

我已是年逾70的老人了,在已往的岁月里,接触过许许多多的人和事,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有许多已渐渐模糊甚至忘得无影无踪,但广西师范大学前身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第一任校长杨东莼的音容笑貌,他那种教育家、大学者的高雅风度,深入细致的工作作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却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我第一次见到杨校长是在1950年早春,那时他第三次到广西办学,刚被任命为解放后广西大学第一任校长。有一天我们全校师生员工集合在广西师范大学前身国立广西大学的礼堂(现在的桂林陆军学院里面),在一阵阵经久不息雷鸣般的掌声中,杨校长在广西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张云逸同志的陪同下,走上了主席台。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呢子中山服,头上戴一顶黑呢子解放帽,满脸笑容,神采奕奕,特别引人注目。

朝鲜战争爆发时,不少师生员工都存在崇美、恐美思想,他又及时地批判了这些思想,并发动同学报名参加军事干校,争取到抗美援朝第一线去锻炼自己。杨校长常常给全校师生员工做政治报告、时事报告。他做报告妙处横生,既诙谐有趣,又富有思想性。大家都非常喜欢听他的报告,他做报告时,不仅礼堂的里面坐满了人,连周围的窗户也爬满了人。在他的教育、鼓动下,整个学校友爱团结,积极向上,到处生气勃勃,党团员迅速发展,争取赴朝参加抗美援朝的同学有一千多人,占全校学生的一大半。

杨校长非常重视我们的劳动锻炼和实践锻炼,反复强调劳动光荣,劳动改造世界的观点,又常常用抗日战争时期延安抗大的精神来教育我们。学校的校园环境是通过我们的双手来建造的。我们曾多次从学校步行十多里路到中山北路去打石子修马路。当时学校设备简陋,没有固定教室,也没有固定的桌子和凳子,每个同学只好配一张连桌带凳的椅子,上课时,就背着它去。当时学习条件虽苦,但大家精力旺盛,心里总是乐滋滋的。同学们都自豪地说:“我们比当年的抗大条件好得多,背凳子、桌子上课算什么呢!”

杨校长还非常关心学生的生活和身体健康。记得有一个冬天的中午,我们正在学生食堂用膳,杨校长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指着桌上的菜问:“不冷吗?”有位同学回答:“冷是冷,我们年轻,还可以吃。”杨校长笑了笑,说:“不行,冷菜会伤身体的,得设法给你们改善改善!”不久,我们学生食堂的餐桌上变了样,把装菜的碟子改用铁盘,开膳时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烧好的炭炉子,铁盘就放在炭炉上,菜冒着气,又热又香。

杨校长不仅关心学生的生活,也很关心职工、家属的生活。前些日子我碰见原来学校的一位厨工,她叫老朱嫂。我问她:“朱嫂,你还记得杨东莼校长吗?”她毫不思索地答道:“怎么不记得,他真是一个大好人,每逢过年过节,都亲自看望我们,一点架子也没有。记得有一次大礼堂演戏,说人太多,票不够,就不给票工人家属(当时我还是家属——她特别申明)。杨校长知道后批评说,不行,工人家属也是人,要平等对待,票不够,可加演一场。后来果然加演了一场!”

杨校长一再教诲我们“要努力把自己磨炼成为一块永不生锈的好钢,放到哪里都顶用;千万不要成为一块生锈的废铁,不管放到哪里都被人扔进垃圾箱!”对杨校长这一苦口婆心的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永远不忘。我铭记他的教诲参加了土改,在土改中入了团,立了功;铭记他的教诲走上了工作岗位,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当了教授,还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现在退休了,我仍铭记他的教诲积极参加各项有益于青、老年的活动,发挥自己的余热。杨校长啊!您在天上之灵若有所知,一定会感到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