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桂林市教育局局长,全国优秀教师 邓建民

2006年9月18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124
分类:校友访谈

 

记者:老师先简单总结、回顾一下自己的工作经历吧。

邓:我从师大毕业到现在正好是三十周年,1972年到1974年在外语系就读。毕业以后当了十年的老师,做了八年的班主任,其中八届毕业班的老师, 1986届我带的学生有英语满分。在教学这方面,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好老师。33岁的时候我当上了资源中学的校长,做了三年的工作。尽管年轻,还是当下来了,一个山区小县的中学每年能考上百来名大学生,在八十年代是很不容易的。

后来因为工作需要,1987年到1989年通过在南宁的考试我获得了去非洲索马里工作的机会,为中国建筑总公司在那里的工作担任两年翻译。回来以后,在县教育局任副局长、局长,曾经兼任资源中学校长、支部书记。1995年十月份到1997年的六月份当县党委宣传部长,当了两个年头后,到地区教育局任局长,1998年至今,任桂林市教育局局长。这些年来,有一些工作,也有一些磨练,党和国家给了我不少的荣誉。1992年的全国优秀教师、1994年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全区先进工作者、1995年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这些年来我自己的体会,就是“低头为官,昂首做人”。做官,我应该说是主张低调,我在考虑的是怎么保持这种荣誉,到了这种年纪,怎么安全着陆,保住晚节。

 

记者:老师坚持工作在教育岗位那么多年,对自己是怎么要求的呢?

邓:前两天凉风起来,有些感慨,光阴很短暂,后辈应该要努力。回首往事的时候常常看看自己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些什么,我的经历,也可以算是坎坎坷坷,艰难曲折。在外语系学习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应该说是不错的,无论口语、听力还是工作经验和人际交往,都挺不错。那时候学校在王城,有文艺宣传队,我是团员之一。当时我的毕业分配有三条路:一个是桂林市外办,一个是广播电台的英语广播,一个是留校任教。后来,因为我是老、少、边、山、穷地区来的,要回到原籍做贡献。说实在的,刚开始是不甘心的,我分到离县城20公里的中学,半年后才调回县中,我当时认为自己怀才不遇。当然,我爱孩子,我爱教育,我非常喜爱孩子,教育孩子也很有一套。正好是在1976年的38我接到自治区组织部、教育厅给我到英国留学的通知,那时候父亲患了癌症,我是独生子,双亲年纪都大了,最后我就放弃了这个公费留学的机会。父亲跟我说:“这里是生你养的地方,你在这里生长。人家从清华北大毕业的都服从分配回来,人家能安心,你为什么不能安心?”我想也是,所以当时就是他这么一句话,触动了我。我的专业思想是打了一定基础,父亲的这句话对我更是一种激励。我就死心塌地地安心工作,再也不想其他,一开始我接受不了,公费出国学习这么难得的机会我遇到了但是没有能把握,条件不允许。有父亲的话,我就下决心:安下心来,干一辈子。资源县,交通条件不行,消息闭塞,是享受少数民族待遇县。

既然安下心来,在教学的领域,我就能够全身心地投入,我自信自己的教学方法是可以的。当时有的学生英语高考第一次只考到十来分,来我这里补习,我给他提高到六十分、八十分。1982年时候我接手一个班,当时他们已经到了高中二年级,才学完初中两本课本。我接手以后,就给他们补课,不收学费,寒暑假、节假日尽量地用时间把课程给他们补回来。我从他们的初中三册补到高中全二册,最后,有一位学生英语95分考进了北大,这样的教学成绩,我感到很开心很欣慰。在我当老师的生涯中,主张有教无类,无论是干部的孩子还是工人农民的孩子,我都一样对待。把最大的尊重给学生,把每个孩子都当作可塑之材并把知识传授给他们。做工作的时候不是班主任,也胜似班主任,尽到班主任的职责。记得有一次有个学生考了中专,我亲自去做他们一家的工作,鼓励他再考一年争取考上个大学,后来他圆了大学梦。我感觉我们那个时候的老师都非常敬业。父亲病重的时候,母亲还要上班,我又有毕业班在手上,这边照顾父亲,那边带毕业班,前前后后坚持了一两年,就这么把班带下来了。

 

记者:当校长、局长跟普通的老师很不一样,这个您有体会吗?

邓:教书的十个年里头,当了三年校长。当时还只是三十四五岁,就需要人家服你,我的教学成绩在桂林市数一数二的。当时校里有个曾经教过我高中的、资格比较老的老师,在已经有了四间房子的情况下没有和分房小组商量,就强要房子。我找他谈话,跟他做工作,讲清楚是工作原则的问题,三天之后他退了,我后来评价说:他还是个好老师。

无论是教学质量、教学水平、教学风格,我对自己都是有信心,我记得当时很多学生都模仿我的粉笔字、板书和讲话的风格,当时我们有一句话,“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

 

记者:老师是怎么有机会到非洲工作了两年的呢?

邓:为什么我1987年到1989年出国呢?我考虑:学英语的为什么不出去闯一闯、练一练?去非洲是作为专业翻译,它的专业术语不好学。应力、抗压等等,平时很少接触,很难掌握,汽车底盘出故障、冲洗底片,很多生活的细节和常识都要学习。在中国建筑总公司驻索马里当翻译的时候,很艰苦,但是学到过不少东西,期间遇到过战争、战乱,都坚持下来了。1989年的时候,公司老总想让我留下,因为我在处理业务的时候已经比较熟悉,那里的工作也不只是单纯地说说英语。国际条款里有意外风险,有特殊保险,这些条款的作用、细则,都是要了解清楚的。1989年的时候一个阿联酋的朋友也邀请我过去,我回答说国内的教育工作我还是丢不下,桂林市教育局管17个县区的教育行政工作,在广西是最多的。

 

记者:局长这个职位,从来都是任重道远,老师对此有什么看法?

:作为一个教育行政官员,每天都像是坐在火山口上。依我个人总结,包括政治责任、经济责任、法律责任、纪律责任、道义责任,背负着这么几种责任。教育局长,这个位子不好坐,它的工作对象是知识分子,你想,我发言的时候台下都是大学生,一个历史典故、一个成语,要是出了错就成了笑话。

我的工作最首要的是要确保广大师生的安全,以人为本,还要确保教育质量。2001年,广西高考的文科前十名、理科前十名、外语前十名总共30个名额里面桂林占了27个。怎么样指导学校的教育教学,在教学改革尤其是最近一直在推进的课改方面,我们下了很多功夫。

我一直坚持低调为官,挺胸做人,在台上做发言有领导的样子,把帽子脱下来,我还是个普通人。

 

记者:对自己的大学,对自己在师大的学习生活还有印象吗?

邓:现在尽管三十年过去了,还是很怀念大学。当然我们当时的大学就没有你们现在那么罗曼蒂克了。我记得大学的时候偷偷模仿老师用粉笔写的字,把英语的大字写得很好看,学校需要英语欢迎标语都是我去写的。很多老师无论是在做人还是做学问,都给我的影响很大,印象很深,打下了烙印。我去做建筑翻译的时候,接触的知识是老师不曾教过的,但是毕竟老师教给你学习方法,交给你钥匙,关键在你怎么去应用。第二,我觉得学做人也很重要,在人生的整个道路上,广西师范大学给我的东西是这辈子都很难忘的,尤其是遇上一批好老师,如果一个人能在学习阶段遇到好老师,是能够受益终身的。学生是喜欢模仿老师的,甚至是当学生成为老师的时候,他会回忆当年自己老师的教学风格、教学技巧,就是这样传承下去。

 

记者:当时怎么会想到要到大学学习外语这门专业呢?

邓:我的高中英语老师是师大58级毕业的,他为了提高我们的积极性,给我们同学都编制成总司令、军长等,我当了几年的总司令,相当于课代表。我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在他的启发下一直对外语很感兴趣。我自己本身也很想当老师,特别想当大学的老师,1992年的时候我同时担任县教育局长、校长、支部书记,我还带了几个毕业班,成绩都不错。当老师,我真的是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倒是我的两个孩子我没有尽心地去教,她们的教育,我交给她们的老师了。

 

记者:老师跟学生发过脾气吗?

邓:发过,没有脾气的老师也就没有个性了,当然轻易是不发火的。凡是听过我的课的学生,只要认真学,愿意学,都能学好,学生在我的课上也不愿意调皮捣蛋,所以学生和我一直关系都很好。我觉得业务基础并非靠权威就能上去的,我不会以权威自居来压学生,不会给学生人格上的伤害,给学生的应该是提携。孩子的世界观正在形成的时候,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关系到孩子前途、命运的事情,老师是要付出很多的。

 

记者:老师有没有觉得以自己的条件到外国工作发展更好一些呢?

邓:这个我没有想过,我的事业还在这里,根还在这里。

 

记者:当教师和做行政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邓:有很大的不同,当老师要单纯得多。只要敬业,业务基础过得关,勤看书勤动脑,服务态度好,很顺心顺意地就能成为一个好老师。可以说我当老师,和从上海、复旦、中山大学的毕业生在暑假里聊天、交流心得,还可以大家一起做木工活。当了校长就不行了,没有时间,我最遗憾的这辈子是没有做大学老师,真想当时能留校,好好的做点学问。当然现在回想起来,做老师做行政,为国家培养人才,也是一种贡献,做了这么多年的行政,我回过头来,没有愧对国家和人民。

 

邓建民  男, 195110月生,广西资源人, 汉族 ,中共党员。1976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外语系,后回到家乡资源教书;1979年任资源县中学英语组长,1984年任副校长,1985年任校长;1987年受组织派遣前往非洲索马里任援外工程翻译;1989年回国后任资源县教育局副局长;1993年任资源县教委主任;199510月到1997年的5月任资源县委常委、宣传部长;19976月至199810月先后任原桂林地区教育局副局长、局长;199811月至今,任桂林市教育局长。多次评为县、自治区教育先进工作者,县、自治区优秀党员;1993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1994年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全区先进工作者、区劳动模范;1995年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