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广西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校长,中学英语特级教师 刘新来

2006年9月18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134
分类:校友访谈

刘新来 男,广西师范大学外语系研究生,广西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校长,中学英语特级教师,广西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导师;国家跨世纪园丁工程A类人才;全国外国语学校优秀外语教师;桂林市教育教学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全国外国语学校名师;《中国·中学骨干教师词典》及广西群英谱入选人才;曾获湖南“有突出贡献青年教师”;先后13次被评为各级各类优秀教师和数学质量先进个人。

 

记者:老师当时在师大学习的条件怎么样?

刘:我们那个时候读书的条件哪里有你们现在好。当时我们学习环境教学设备都谈不上的,没有你们好。但是那时候遇到一批很好的老师,非常有名的。当时学风也是很好的,学生都带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和信念来学习,就是条件差了点。当时外语系学生在整个师大是起带头作用的,因为他的思维要开放、活跃一些,所以外在的表现要活跃、优异得多,经常有一些联欢这样的活动,不只是跟其他院系,跟其他周边的大学都有。所以当时虽然广西的教育比较落后,可是我们大家和我们的努力,肯定不差。现在在全国,我们学校还能评得起,还是挺好的,我是从湖南师范大学本科毕业的,在这里读的是研究生,拿了教育管理和英语课程论两个硕士学位。

 

记者:您觉得当时在校的老师对您将来走上工作岗位有影响吗?

刘:那肯定有。在工作岗位,尤其是后来在整个教学中怎么摸索,怎么最终形成自己的风格。一个大学老师对学生肯定有影响,我们这个师范教育,它面对的始终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不同的人,所以老师的影响非常大。当时的外国语学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王才仁老教授,他当时是快五十多岁的人,他对中小学英语的教育教学研究形成他独特的系统,他倡导的双重活动教学法,在中小学外语教学中追求一个高效益。当时李岚清副总理提出,在中国外语教学费时多,收效甚小,花了大量的时间,但是效果很差,所以,教授提出,如果在中学能够打好基础的话,我们的学生在高校就有更多的时间从事专业学习,那就为祖国培养更多的人才。老师五六十岁了,身体又不好,那么坚持自己的追求和研究,对我影响比较大,所以毕业以后我在工作上特别注重积累,做一些教学随笔,研究怎么去有效提高中小学的外语教育。当时的双重教学法和活动教学法发展成双重活动教学法到现在双重交互活动教学法。那么在我们学校实施在教学法,效果非常好,这么多年来,二附这个学校的外语教学应该说是比较成功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耗时不多,一个星期八节课,其中两节是外教课,其他学校也是六节课,我们多两节外教课。实际上我们学生在高中的时候,四六级过关率,最低都在百分之六十,最高的一届在百分之九十,而且广西高校四六级的最高分都是我们的学生。

 

记者:就是说您在师大学习的过程中受到老师影响,您就把它带到工作中。然后,您能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师大的精神?您觉得师大的学生有没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或者是说师大,给你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用一句话或者一个词。

刘:我觉得应该是“不甘示弱”。因为广西的教育放在全国来说确实是比较落后的,但是我们广西师大在广西基础教育这一块,应该说正在走向全国,跟上全国,甚至有的地方走在全国的前列。今年广西高考是最难考的一年,27万多考生,当时考试院列出了五百强,就是说540个广西考生只有一个能挤上广西五百强。我们今年毕业的189个学生就有21个进入了五百强,在整个大桂林是最多的。再一个650分以上的考生桂林才19个,我们就有11个,这个数据,应该说能说明问题。我们学校今年出了理科状元,文科第二、第五名,这个就更不用说了。今年第一批录取结束了,我们学校有8个学生被清华、北大录取,浙大录了四个。

 

记者:今年二附有一个英语单科状元,是吗?

:去年也是。外语这一块,我们自信我们保持有一定的优势,而且让学生不但能开口说,而且能写,口语表达也很好。要鼓励学生敢说英语,中国这个环境里面要学好英语就要敢说,不敢说学不好。

 

记者:我们注意到你们学校的高考各项成绩都居广西之首?

刘:今年的高考和中考都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高考连续第七年取得第一的一本升学率,考得非常好,前面六年各项指标都是广西第一。

 

记者:老师还在第一线战斗吗?

刘:这一届高三就是我教的,这几年都在教高三。

 

记者:你觉得当一个校长和当一个老师有什么区别吗?

刘:校长首先应该是优秀的老师,让别人信服,中学校长不懂教学怎么行。第二个应该是优秀的学术带头人,如果自己在科研方面不懂做、不愿意去做,不在专业上很有学问的话也是比较难的。第三个必须是有非常强的服务意识,领导实际上是一个服务,必须了解、支持老师、后勤工作等。如果一个校长能善解人意自己又能出教学成绩,那别的老师会很佩服你的。去年我教一个班,我班上140分以上的是其他班的总和。

 

记者:您是特级教师,您觉得特级教师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

:特级教师是中学最高荣誉,作为中学特级教师首要的应该是有良好的师德,如果人品不好影响的是一代人甚至若干代人;第二必须有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没有奉献成不了特级教师;第三必须有深厚的专业功底,同时掌握现代的教育教学理论,具备有教育学知识,心理学知识,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跟学生的心理成长认知构成结合;第四要形成自己独特教学风格,要与学生非常的融洽,得到学生对你的喜欢;第五不但要自己业务好,更要能带出一批优秀的老师,必须起到专业行业领头羊的作用。我定期的给年轻老师点评和教他们备课,现在很多都年轻后辈都是我们的骨干教师了。

 

记者:你对师大有什么建议呢?

:我觉得现在要注意加强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衔接的问题,加强研究。在师大读书的,正在学习的学子们应该好好的珍惜现在的条件,现在无论硬件软件都比以前有很大的提高,广西的教育还十分落后,真的需要一批既懂业务又有对事业执著追求的、愿意奉献在农村等基础教育一线的老师,只要我们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广西的未来一定能更美好。

 

记者:老师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遇到什么困惑吗?

刘:困惑肯定有的。尤其当时,90年代后期,当时拜金主义盛行,很多人丢下工作选择下海,学外语的人当时机会要好得多。现在我本身没有什么钱,但是我有事业有追求,我每年培养那么多有成就的学生,我觉得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将一如既往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并且把我的学生培养到比我更好的层次上去。

 

记者:那您看,您的学生都考去了北大、清华,您有没有鼓励您的学生来师大读书?

刘:鼓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要使全国的国民素质得到提高,第一要紧的是教育,第一要素是人,是老师。如果老师不行,学生世界观、人生观和最起码的行为习惯都还没有养成,都靠老师。所以在中国特殊的土地上,人多,大国,穷办教育,必须要有优秀的教师,必须要有人才,只有人才才能强国,兴校,我们要坚信我们只要有了优秀的老师,国家就会振兴就能富强。

 

记者:现在我们很多师大的学生接受的是师范生的技能教育,但是真正决心将来做老师的同学不多。

刘:这其实就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我们现在师范专业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其实在我们老师这个行业同样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来。人,什么样幸福,找到快乐就是幸福。当你心情非常好,做了很多好事,跟学生很默契,教给学生知识,学生愿意很尊敬你,了解你,体贴你,那你就是找到了人生价值,所以师范院校的老师应该加强对学生的价值取向的教育。

 

记者:老师您是中共党员吗?

刘:我是。成为中国党员是因为自己的信念追求,我们从小看到中国的变化特别是70年代过来,进步发展很快。那么大的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不能把她建设得那么好,我对共产党信念是坚贞不移的,这个党的信念和追求与老师的价值取向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

 

记者:那你觉得我们师范专业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比如说学生的就业心态。

刘:像刚才说的,我们现在是大国办穷教育,老师的待遇应该要得到提高。在国外,欧美,日本,老师很受欢迎,人家是大学毕业后再进修才能当老师,中国反过来。中国的学生认为师范专业成就比较低,中国政府也在努力改善中小学,基础教育老师的待遇问题。

 

记者:如果让你回到当年你选择的那个时刻,你会后悔吗?

刘:我一点不后悔,曾经我在湖南的时候我就评为湖南突出贡献教师。

 

记者:还想跟老师学习一下英语的学习方法。

刘:刚开始我是学物理的。学英语,这个语言的东西,非吃苦不行,不下苦工学不好语言,必须不断的积累,不断单词的再现。再一个,我们要多从老外那学地道的东西。语言不是简单的教会的、学会的,必须大量的输入,才能有大量的产出。要下苦功,勤奋,不要怕丑,不要怕出错,不断出错误中成长,在错误中完善自己。英语的学习更是这样,不怕出错不怕害羞的话,别人给你及时的改正,最后要寻找一切机会学习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