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桂林十八中校长,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 蒋晓荣

2006年9月18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108
分类:校友访谈

蒋晓荣 男,1984年广西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桂林市第十八中学校长, 95年“桂林地区优秀教师”;98年广西人事厅、教育厅“优秀教师”;04年教育部“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05年“桂林市优秀校长”;84年至今任教于桂林市十八中,先后任教研组组长、副校长、党支部书记、校长等职;06年获桂林市劳动模范。

 

蒋:不好意思啊让你们联系了好久。

记者:没关系。

 

记者:老师最近很忙吗,上次给您打电话的时候您在青岛,今天好像又有访问团来我们学校。..

蒋:上午清华访问团来了,挺忙的。不过大都是琐事,校长嘛,主要还是管理,像这样的访问团来确实很忙。

 

记者:老师是62年生人,属虎。

蒋:对,你怎么知道?我母亲64年生人,属龙,她说虎年生人都比较有魄力。

 

记者:老师家里有几个孩子?

蒋:一个男孩,读高一,成绩中等,在我们学校住校。

 

记者:那您平时管他吗?

蒋:不管,没有时间管他。自己管是管不好的,要交给老师管。在家里面不好的,跟同学一起成长是有好处的,比较严格,假期抽空到外地去住一两晚,他也很高兴,有什么心里话会跟我讲。

 

记者:老师,我在之前听说过,管理学校与经营企业在社会属性上可以说是一致的,企业讲品牌,那么十八中是不是也想做成一个品牌呢?

蒋:绝对要提升品牌,校长的主要职责就是这一点,把十八中这个品牌打出来这就是你的职责和目标。

 

记者:那么,品牌思想或是品牌核心指的是什么呢?

蒋:首先,要使它成为一个精品。在做精品的过程中,规模要小,才能做出精品,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形成良性循环。一个是师资的竞争,另一个是生源。至于学校楼房起的怎么样离市区远近都不很重要。

 

记者:因为他毕竟是来学习,不是来度假、来旅游。

蒋:多数人是想熬过三年考一个好的学校、有所收获。提升学校的品牌和提升企业的品牌是一样的,不是有些人理解的那样天天做广告,绝对不能依赖于做广告,靠的是学生的口碑、家长的口碑。而且要找准一切可提升的机会,如美国教育代表团——全国人大邀请的,江浙,湖南,辽宁,海南教育代表团。档次越高,影响的辐射越宽。我注重利用学校的平台,做一些甚至义务的讲学,报告等,借以传播教育思想,理念,它接受你就是接受十八中,因为你是十八中的校长。接受十八中就会在社会上扩张它的品牌,这样点点滴滴的就会提升他的品牌。我还到先进的地方学习一些先进的理念,到北京学习半年,上海挂职半年,那很辛苦的。

 

记者:您作为一名校长也在这些方面做了很大努力,很辛苦。

蒋:很辛苦的,老师的敬业心,基础夯实,高考方向的研究把握,再有一个就是管理。

 

记者:创学校的品牌,师资很重要,而关于老师的职责方面,一个优秀的教师,他的高度在于学术精深和人格魅力,您在教师入口把关的时候更看好那一点呢?

蒋:专业知识是可以学的,而他具不具备某些品质这个最至关重要。如果他没有一种敬业心,专业知识再顶尖也作不到顶级,美国有一调查3000个百万富翁,有一半大学没毕业,成功的关键有两个——喜欢职业,努力。

 

记者:那么您平时在领导老师队伍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这两方面做严格要求?

蒋:是的。输出幸福并让学生感受快乐,不管你在生活中有什么困难,走在课堂上,一面对学生就要充满阳光。我们的理念就是要本身要感到幸福快乐,一个心中充满仇恨、充满着怨恨、充满着背痛的人,怎么可能输出幸福?你整天愁眉苦脸的,给学生的也就是愁眉苦脸,所以我对老师的要求就是:你有困难尽管告诉我,我给你办,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带你出去玩。我经常带我们的老师出去玩,所以他们都不怎么怕我的,不严肃,不怎么怕我。

 

记者:老师在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老师,一提到这个事情是蒋校长吩咐下来的,大家都会努力去做。

蒋:是的,非常努力去做,做好了,我会给他们好的评价。这样强化对他们的肯定,激发他们的积极性,上课迟到5分钟以上要罚50块,缺课一节100块,有明确的规定,很严格。

 

记者:确实,我们在来十八中的时候注意到,路上有“优秀教师应该做到的8条”,有很多要求都摆出来。

蒋: “优秀教师应该具备的8条”,优秀老师应该不为自己的好恶所左右,比如有些老师接一些班,其实他并不乐意,但是我会觉得他解决了学校的困难。到一定程度,一定的时候就会报答他,千万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吃了一点小亏而耿耿于怀,一定要大气。

 

记者:大气,从蒋老师的眉目可以看出来!

蒋:是吗?有这种说法的吗?

 

记者:有,眉间距比较宽。

蒋:我心胸比较开阔,这倒是。有时候有些老师给我告状,说一些气话,我就劝他说你又不是小孩子,你教的是一帮小孩子,你跟她们一般见识,没意思,要包容。

 

记者:我曾看过您从上海回来写的一片文章“海纳百川,成就未来”。记得您曾说“海为什么能纳百川?是因为,它把自己放得最低”,兼容并包。

蒋:上海人现在很大气,可以容纳各地人,经济发展态势超过香港,是因为它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

 

记者:那么,老师一定也把这个理念运用在自己的教学当中了。

蒋:在领导过程中从未自高自大,不论我们考得多好。

 

记者:十八中的飞跃确实很大,去年重点率30%多,今年50%多。

蒋:这是因为管理制度作了改革,变教研组为年级组管理。权利下放,因为权利与责任绝对是对等的,没有权利就没有责任,这样就把我解脱下来,相当于我在管理高一、高二、高三加上复习班四个小学校,我相当于一个小教育局局长。

 

记者:而且管理太多、范围太广倒不容易管精。

蒋:是的。这样以来权利下放,教学进度、难度都把好关,管理到位,不是虚的而是非常扎实的管理,所有的东西都是实的。

 

记者:现在基本上的老师都是师大的多吗?

蒋:师大老师占70%以上,我们每年都在师大要人。

 

记者:像这种方式的教学,广西的师资队伍教本省的学生,会不会有一些近亲繁殖的意味啊?

蒋:像这种教学,杂的自然是更好,但是有一点什么呢,比如某些省份的老师,生活习惯与桂林相差太大,有些人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什么东西够用就行了。

 

记者:不进取。

:对。不进取,你给他三千块钱他就很高兴了,他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努力工作了。所以杂,不能没有原则的杂,如果进取心不强的人太多教风就会搞坏,所以虽然有点近亲繁殖哦,有这么一点,但是我更看中的不是他的知识结构,知识是可以通过培训、自我进修达到的,只要那个人肯努力。我们要的是学习的过程,包括我们新的教学理念、新的课程理念,要记那些东西干嘛,到网上一搜索都出来了,但是为什么还要记住它,记的过程,这个过程最重要,所以关键的就是这个过程而不是那个结果。在大学当中,他之所以学的好,是因为他在学习过程当中掌握了许多好的学习方法,这样把那些方法用于工作当中,获取知识的能力我们很注重。

 

记者:老师平时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吗?

蒋:就打球,约一些人打高尔夫,打球很好。

 

记者:有人说,一个成功人士,他的一些小的兴趣嗜好、一些生活细节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您应该也有。

蒋:是的。首先交友不能滥交,假话连篇的只要发现一次就不要理他,一定要讲诚信。十八中,有教养者十大特征,我们把它明确提出来,所以说我们的学生,1530年以后没有大师级的人物出现,我们的教育就不成功(笑),十八中的生源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比较好的,这些人今后都不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那你还指望什么学生成材呢!所以我们是具有责任的,责任很大,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关注他们,我就告诉我的学生,想成为有教养者第一要守规矩,第二守时,第三诚信,然后是尊重他人、不自傲等等,能成为有教养者是成功的基础。以前我分到这里来,我很注重自己的这些品行,让那些老师喜欢你,那样老师才乐于帮助你:地脏了扫一下、桌子有灰尘主动抹一下、水没了倒点热水。“这小伙子、小姑娘不错”有机会他就让给你。我刚分来的时候,二十一、二岁,首先取得同事的好感,营造一个和谐的环境,对你的成长绝对非常关键,如果面对的都是跟你很友善的人,你的心情就会非常好,如果面对的都是讨厌你的人那肯定不行。

 

记者:(倒水)(老师在接电话)

蒋:谢谢!

 

记者:老师这样一位精明强干之人,理念鲜明之人,我相信您打高尔夫不仅仅是为了那个球进那个洞,一定会有一连串的效应,比如交友,甚至是校长与校长之间等等的一些沟通。

蒋:主要是领导的沟通。

 

记者:好像高尔夫是一个媒介。

蒋:是的,学校的发展有很多方面的,打球是一项非常健康的活动,即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找到“球友”感觉很亲切,业务就自然而然产生了,大家还都很高兴。

 

记者:老师您能给我们说一下您当时在师大的情况吗?

蒋:我当时非常调皮,当宣传委员,当时两个班80多人,那个时候考大学很难。

 

记者:那为什么考师范呢?

蒋:当时必须填“农、林、水、师”之一,我问老师“老师,你们就是师范的吗?”“是呀”那我就填师范了。我那个时候喜欢化学,很朴素的酚酞遇碱变红了,搞一搞,砰一声又爆了,(笑)很有趣,所以去学化学。那时700多个考上8个本科,我们那时有一个牌“广西师范学院”,第二年“广西师范大学”上街时戴着,好炫的。那时大学生叫做“天之骄子”,鲤鱼跳龙门啊。比现在考研难多了,即使考上中专都好难的。国家每个月给伙食费18块相当于学徒工的工资,合现在的300块生活费。吃饭、日常用品可以解决,吃12元菜票4块饭票,课本费住宿非全免。当时有一个很苦的同学节约5块给家用,这么大一个二两一个馒头你猜猜多少钱?

 

记者:多少?

蒋:2分,2两米4分,街上8分。

 

记者:真的呀,物价很低。在师大学到的东西对您影响应该也蛮大的,比如原来的老师。

蒋:对。化学系管理很严格,以前师大管理好严的,比我们现在的中学还严,严格一点有好处。我那时17岁世界观还没形成,不管严不行。大学对我们的帮助,整个的人生观,其实我就是在大学形成的。如果你不读大学,那种高等学府的气氛,那种熏陶就没有了。没有,对今后的成长肯定是有影响的,它这个不能言传的,它将会伴你一生。你受过高等教育和没受过高等教育根本不是一回事,可能你本身没有体会到,今后经过对生活的不断理解以后,自身的气质也好、素养也好都不同。

 

记者:您那个时代的大学生与我们现在比起来差别肯定很大吧。

蒋:更努力一些。那时没这么多诱惑、这么多信息,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更没有网络。电视机,整个系就是一台,星期六搬出来大家看《霍元甲》,你们看过吗,我们觉得像过节一样,相当于军队一样的生活。根本没热水的,我们以前条件非常艰苦,洗冷水澡的冬天,男生一起,一排水龙头,一桶浇下,来搓一下,全身红红的,那时体质也好。我们以前,确实是感觉到朴素。与现在相比确实条件太苦太差,但是我觉得那段经历我们会永生难忘,对我们今后绝对有帮助。就好像你到一个地方旅游出点差错,你会记得一辈子,那种经历是用钱买不到的。一个人的整个人生经历是非常重要的,要经历不同的事,有些曲折的、有些艰难的,这样的人一个是比较成熟,再一个就是比较稳重。

 

记者:老师在成功路途上有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和艰难的事情?

蒋:(看表)沉思。

 

记者:时间不容许了,有些仓促,那咱们长话短说吧。

蒋:你们怎么过来的,那坐我的车回去,送你们到大门口。

 

记者:别人一提到老师会怎样形容呢?请您用一个词概括一下。

蒋:随便。

 

记者:在大学培养方法比较重要吧?

蒋:对,真正的知识意义是不大的,关键是学一些研究问题的方式,方法。哪个学科是怎样学的,最关键的是要善于发现问题而不是去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只是一个方面。比如你办学校要善于发现问题,目前运转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你要善于发现,否则你只是一个维持会场秩序的小领导,你最多是让学校不出乱子。很平凡的就这么当过几年校长算了,没什么建树,发现并解决一些问题,这个学校才会提升一些。

 

记者:那么您赞同我们在大学期间担任学生干部吗?像我们这样搞一些实践活动?

蒋:非常提倡,我把保送名额给这些人,当然也要有度,不能影响学习。当校长,要有机遇,和人品的积累,优秀的人不一定会获得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成功,但它本身就是一种成功,要成功首先要优秀。人总期待成功,但要先使自己优秀,如果社会不是太糟,环境不是太差,优秀的人往往会成功。

 

记者:想成功先使自己优秀。

蒋:对!(接电话)

 

记者:老师赶快说一句对母校的寄语,最后一个问题。

蒋:(头脑有点乱以后还可以再聊嘛)师大还是不错的,校风好。

 

记者:谢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们的拜访,能够和自己崇拜的老师聊聊天,真的太难得了。

蒋:不是老师,老师兄而已嘛,都是学化学的。

 

记者:对,那小小师妹祝愿您把十八中的品牌越做越响,您个人的声望越来越高,非常感谢您!

蒋:好的,谢谢,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