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南宁市第二中学原校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洪珏

2006年9月18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77
分类:校友访谈

    男,1963年广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曾任南宁市第二中学校长、南宁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多次参加九年义务教育教材初中《语文》课本及《教师教学用书》、《教案》的编写;参与编写的《中华美德贤文》发行达200万册,《中华劝世谣》发行达70万册。

 

记者:您当时读大学是一个怎样的情况,您能简要说一下吗?

洪:能读大学是很幸运的。那时上大学是要讲家庭出身、强调意识形态。我去广西师范学院(现广西师范大学)很多人替我惋惜,因为我完全可以读更好的学校,但是对我来说当时有书读已经很不错了。有书读是因为你表现好,如果你表现不好是根本不可能有书读的。现在很多青年教师都感慨:为什么我们现在新评的特级教师都比不上你们老一辈呢?一位资深的特级教师开玩笑地说:“这要感谢毛泽东的阶级路线,毛主席的阶级路线很左,把很多优秀的青年都留在了师范院校。”因为在那时,政审很严格,理工科可能涉及到国家机密或是高科技,很多优秀的人都不能读理工科,只能报读师范院校,现在的教育环境很宽松,但你们也要珍惜上大学的机会啊。

 

记者:您觉得大学生应该在哪方面提高自己?

洪:还是要注意提高你们的综合素养。我的孩子现在也是当语文教师,我常常对她说:“我觉得你的综合素养还是差了一点。尽管我们那时的政治氛围比较严峻,压力比较大,但我们开展的活动是很多的。比如说我们的语言基本功,我一直以来无论说话还是上课,都不用扩音器。声音还很是洪亮,中气还是很充沛,语言清晰,有穿透力,这都是当年练出来的。那时中文系非常活跃,话剧、歌剧等活动很多,像《雷雨》、《万水千山》、《年轻的一代》等话剧我们都演过。提供了那么一个舞台锻炼自己,怎样发声,怎样呼吸,怎样共鸣,声音才穿得远,吐字才清晰,人家才感觉到悦耳。现在开展的活动太少了,我女儿也参加过很多活动,但能用到课堂上的东西很少,真正需要的技能没有得到锻炼。现在我也批评一些青年教师,教育技能锻炼不够,在说话方面吐字不清晰,语言重叠,节奏、停顿没掌握好。最要紧的是,刚教书几年就得了职业病——哑嗓,这就是缺乏锻炼的结果。我也对一些大学老师说过,不能只满足于理论上的完美,要把最基本的技能让学生练好,话要说好,字要写好。

 

 

记者:您如何看待语文教师?

洪:语文是母语,母语人人都能说,人人都有批评它的权利。教学也是,考试下来最难拉开距离的是语文,所以一直以来语文受到了不少批评,但我认为我们中国的语文教师是最勤劳、最认真、最用功的群体。改革开放前不说,改革开放后,在全国产生影响最大的是语文教师。像魏书生、钱梦龙等都是语文教师,流派的产生、划分也是由语老师提出的。语老师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要做好一个语文教师还要做到四点:一是要学会做人,要不断完善、健全自己;二是要做好吃苦准备,要对学科有一种神圣的感情;三把自己的国学功底做好;四要跟上时代。

 

记者:您的语文教学思想是什么?

洪:我觉得语文教学要做到几个方面:

1.     有人情味,丰富多彩,不需刻意营造;

2.     推崇具体语文,拒绝抽象语文;

3.     找出生动的例子给学生,激起学生兴趣;

4.     语文的课程改革很多东西都是照搬西方的,本土化的过程还很长;

5.     老师要有语文意识,要帮助孩子提高理解、运用祖国语言的能力;

6.     对语文学科要有一种神圣的感情。

 

记者:您是特级教师,也当过特级教师的评委,您能说一下怎样才能成为一名特级教师吗?

洪: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级教师,首先要有自己独特的教学思想,语文是一门最基本、最重要的基础工具学科,语文教师的使命就是教会学生正确对待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教会学生怎样学习新知识,怎样获取和创造知识;语文学科怎么教,应该怎样改革,要有自己的看法。其次,要有自己独特的教学特色。这风格是自己在教学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是有效率的。第三,还要有自己的教学业绩,且业绩是科学的合理的,不是虚假的。业绩包括发表文章的质量和数量、课题研究的价值和贡献、所教学生的成绩、社会的评价等。

 

记者:您很注重学习氛围,怎样才能营造宽松的课堂环境?

洪:语文这学科是最有人情味、最丰富多彩的学科。如果你这老师自身的人文素养比较好,你不用刻意去营造也可以上得非常精彩、生动。一直以来我都推崇具体语文,具体语文也就是说,语文教学应该具有时代特色、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要根据时代要求把三者有机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激起学生对语文这一学科感兴趣。此外,你自身各方面的知识要扎实,要有一定的国学、文字学、训诂学基础。比如说讲解通假字,它为什么是通假字,你要从文字学方面来解释。

 

记者:您在教育学生方面很成功,您又是怎样教育自己的子女的呢?

洪:我的孩子是个女儿,我认为我的观念还是比较守旧的。在教育女儿方面,我觉得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她跟男孩子不一样,女孩子将来成人走上社会,要承担比男孩子更多的责任,要兼顾事业跟家庭。从小我就跟她讲,做人怎么做:首先要做一个善良的、正直的、有爱心的人,才能被周围的群体和社会所接纳;第二个层次,应该学有所成,能够自强自立,不依赖别人,不做社会包袱;第三个层次是在事业上有一定成就,在同行里尽量做得更好,比同一岗位的人更突出些;第四个层次是做对社会、对历史有贡献的人,但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我希望我的孩子达到第三个层次就行了。

 

记者:如何看待现在的远源招师?

洪:近年来区内一些学校都到像东北师大等一些省外师范院校招收部分毕业生,这种远缘嫁接、远缘杂交对我区的师范教育会带来新的活力和新的理念,同时伴随而来的是竞争。但是本地师源更具环境优势。

 

记者:您对大学生谈恋爱有何看法?

洪: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谈恋爱是他们的权利。但作为学校,你把孩子收进来管理就负有教育监管的职责,学校应该教育孩子怎样看待和处理恋爱问题,而不是等到产生严重后果后才采取措施处分或是开除他。

 

记者:您当年大学毕业曾留校任教,您觉得大学教育跟中学教育有什么不同?

洪:说白了,大学教育是一种职业教育,是青年人走上社会从事某各专门职业前的定向培训。中学教育则不同,中学教育是基础教育,是为孩子成长打好普遍基础的教育,它没有指向性。中学所学的学科,是将来无论哪一学科那一行业都要用到的,是一个共同的基础。

 

记者:如何看待您所获得的荣誉?

洪:我是个幸运儿。其实这么说吧,我所做的一切,别的老师也在做,我只是代表他们享受了这份荣誉罢了。荣誉评给你,是要起一种辐射作用,是为了激励别人。特级教师是无利可图的,它只是对自己教学、工作的一种肯定罢了。我时常对孩子讲,不要太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或是领导对你的赏识。做了几十年教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争取这些荣誉,这些荣誉都是你老老实实去做,尽心尽责去做,而且争取比别人做得好点,别人回过头来承认你的。所以做人要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不要太刻意成功,只要学生喜欢你,家长认可你,社会肯定你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