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桂林市田家炳中学化学特级教师 李煜

2006年9月14日校友总会秘书处 178
分类:校友访谈

  女,广西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桂林市田家炳中学,中学化学特级教师,桂林市学科带头人,自治区21世纪园丁工程导师。

 

记者:老师,您是哪里人?

李:我是湖南人。

 

记者:在桂林生活了好多年了吧?

李:在桂林长大,我看你们都是小小个的像我们的高中生。

 

记者:老师今年是带高三吗?

李:是的,因为带高三,所以我们才这么早补课,如果不是带高三不会这么早的。所以刚才你们找我可能没找着,我又正好忘记了,我很容易忘记事情的。

 

记者:老师带多少个班?

李:两个班,到高三,化学、物理都是两个班。

 

记者:您做班主任吗?

李:这个学期不做班主任。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希望高中快点毕业,因为我作文写得很差了,我盼望着到了大学学理科就不用写作文了。

 

记者:您高中时就是理科比较好吗?

李:应该讲还行。反正语文就是很差,写作文就是不行,理科也不是很出色,平平的那一种。

 

记者:当时考上师大老师心里觉得满意吗?

李:我们那个时候很幼稚的。我们那时候考大学录取率很低,一百个人只录取两个人,而且年纪很小,我读大学的时候刚刚十六岁,不懂得考虑满意与否。我们那时候高中是两年,小学五年,你们是十二年,你们就比我多两年了,而且那个时代的人很单纯,能上一个大学就行了。我们家是师大的,所以我妈妈看我很傻,觉得在师大可以看着我,放心。

 

记者:当时化学系里面有化学的教学名师吗?

李:有,当时化学系很多老教师都是很有名的。

 

记者:老师,您父亲还是母亲是师大的?

李:我母亲。

 

记者:教什么科目呢?

李:不是,我母亲是幼儿园的。

 

记者:老师读大学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觉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呢?

李:说老实话,大学我给老师的印象可能是你们想不到的,高分低能,我考试总是年级第一。系里老师都知道,但是我胆子特小,做实验我都很害怕的,爆炸实验我都躲得远远的,然后呢,因为我是属于那种不爱讲话的。

 

记者:那可以说您是一个胆小,不擅言辞的人?

李:我的老师都很担心我将来怎么当老师。所以我毕业分配,很费一番周折,当时我考研,考四川医学院,但是英语成绩没到,当时系里面很关心我,担心我当老师很吃力。他们也不希望我去中学担心我被欺负,又考虑留我在系里当实验员,但是我又怕做实验,又怕我承担不了,考虑很久后来还是放弃我了。就动员我妈妈去河池师专,我妈妈怎么也不答应,觉得我很小,后来系里面把这个事情跟教育局说了,教育局当时正好有广州一个部队来要教员,就把我推出去了。他们知道我不适合作老师,广州军区最后选了一个男教员,后来人家又不要我,最后就分配到四中。校长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他让我教初中的英语和数学,我的读音不准我怎么教英语,我一再坚持还是让我教化学,但是不让我当班主任。当时和我一起毕业的其他老师都当了班主任,所以当时给我刺激蛮大的,就是到处都不要的那种感觉,我的心里也偏小,包括现在很多人都说我很幼稚的。

 

记者:老师刚开始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李:其实我的外观可能给人感觉很柔弱。其实在实习的时候,我们那组是得分最高的,我的优点也很突出缺点也很突出,我的缺点就是胆小,不太与人交际,很怕跟别人来往。但是其实我做事情很认真,作为学科教学这方面还是比较好的。老师讲我的思路我上课的语言都是占优势的,很清晰,唯一担心的就是我教不了很调皮的学生。刚来,我第一天上课我只上来了25分钟就上完了,因为我只懂得把我写好的教案背呀背呀背呀,背完了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很尴尬。第一节课有老师来听课了他们都是很善良的都没有批评我,说我素质还是不错的,净给我带高帽子了。我就没有注意跟学生的互动,教学的过程是一个听说练写的过程。另外一个缺乏教学机动,当我讲完的时候其实我可以让学生做做练习的。所以我们的组长就天天听我的课,听了一个月,每听完就给我分析这节课我好在哪里不足在哪里,一个很真诚耐心的老师。我呢,一个月以后课堂的调控就比较好了,以前我们这里全部都是学生,管理是很难的,就慢慢跟老教师学怎么管学生,慢慢地就走出来了。

 

记者:那您喜欢这个职业吗?

李:应该说刚开始的算不上喜欢,到今天为止应该说是喜欢了。一直其实也有很多机会出去,昨天晚上两位化学系的研究生来也问我这个问题,还问我为什么一直留在四中,但是不是说漂亮话,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我,而且是这个地方培养了我。师大是给我严谨的治学,怎么实事求是的这么一种培养,怎么求学、怎么治学、怎么做人。而这里呢就给我做教师,给我一个途径,它们给我的是不同的。

 

记者:那您就是跟这个学校有一个情结在,在四中有多久了?

李:二十四年了,或许比你们还大了。

 

记者:您的毕业出去的学生应该都很记得您吧。

李:这是很多的,寄了很多卡片,非常多。

 

记者:那学生应该都说你温柔、美丽?

李:我是从来没有学生发过脾气,耍过态度。去年桂林日报的记者也来采访我,当时他们就很奇怪,因为我这个性格是管不到学生的,我就从来没有对学生有过严厉的说教。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觉得有三点是很重要的。第一点是,你对学生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是真诚的。第二个,你要真诚地对待每一个学生,平等相待。第三个,要唤起学生的兴趣你有了兴趣就有了教育,他愿意接受。我觉得我和学生之间还是很能彼此理解彼此沟通的,我的课学生就会很安静。这是一种心灵的沟通,这种沟通不是靠你严厉,而是靠你课外建立一种心理的联系,让他理解你。跟很多很优秀的老师去学,看他们是怎么亲近学生的,怎么去寻找跟学生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记者:老师在刚开始的时候碰到很多困难嘛,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优秀的特级教师吗?

李:没有。说老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可能我一贯就是很不求上进的,从小都很害怕做班干,做小组长我都怕,可能是一种性格吧。但是,我就是有一点,要尽职尽责,要么我不做,要么就尽可能把事情做好,这是父母的一种熏陶,也是说,不能误人子弟。我的课题我都没有报,是局里发现过了时间我还没报上去,才打鸭子赶上架报上去的,这方面我考虑的非常少。

 

记者:那就是老师默默地做工作。

李:其实说应该是我很幸运,能够让大家认可,被学校老师和局里的教研员认可。如果没有这些我可能走到今天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老师,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一种幸运,很多人很努力很用心,机会都没有我好。

 

记者:老师在师大学习的时候师大学习氛围怎么样?

李:很好,当时我们那些老师治学都是非常严谨的,而且他们对学生的态度对我也是一种感染,影响非常非常大,我都很佩服。我在教学中很多做法都有他们的影子,他们的一言一行都给我们言传身教的影响,我觉得老师影响是非常大的,而且爱不爱这个职业也跟老师有关。

 

记者:那你在读大学的时候有没有当干部?

李:没有的,我这种性格从来没有人会选我。

 

记者:那参加工作以后呢,有没有当过领导?

李: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普老师,因为我最适合的就是当普老师。虽然我有很多机会从事其他的工作,但都没有做,就是这两年领导说一定得做科研主任,我就过来主管一下科研,但是我说,就是干两年,培养了人就回到课堂。我认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长,一个好的老师不一定是好的管理者,一个好的老师不一定能做好校长,一个好的校长也不一定能做一个好的老师,要因人而异的。我觉得最能发挥我特长的就是讲台。

 

记者:那当班主任的时候有没有让你特别头疼的?

李:有,这种事情非常非常多,例子很多。

 

记者:老师最开始当班主任的时候是工作了几年之后呢?

李:我都没有记忆了,不太记得了。《广西教育》《桂林日报》都有关我做班主任的心得,中央教育台也来拍过我的一个专题,2000年拍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教师,园丁工程有本书,里面有我的,也谈了很多,做班主任的。

 

记者:老师您说班上的同学让您担心,您是担心他们的学习成绩呢,还是……

李:其实我更担心的是他们的健康的心理,因为成绩是次要的,有个健康的心理,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在各方面的学生的心理问题是很多的,首先独生的子女,就缺少一种感恩的心理。

 

记者:我觉得这方面可能学文的老师会做得比较好,学理的老师,您是怎么做到的呢?

李:关键就是了解学生的心理,你的说教学生是不听的,从他感兴趣的话题,旁敲侧击。

 

记者:老师的孩子也老师一样,很温柔,很斯文的。

李:是吗,我都没发觉。不过他爱踢球,他在球场上是不斯文的,我和我的儿子就跟我和学生一样,像朋友,我们之间,没有居高临下,是平等的,所以他这么大了,还是什么都跟我说。

 

记者:那李老师平时这么忙,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呢?投入的时间比较少,是不是会影响他的成长呢?

李:应该会的,所以他现在还不是那么优秀。今年中考结束了,马上要上高中了,保送到师大附中,于小江老师就在那里。她很好很能干,平时给我很多指导,怎么做班主任怎么教育孩子。平时自己也想教教孩子的,可是他说他懂了,弄得我很失落,而且我确实也很忙,每天到家都快七点了。老师这个工作,看起来很容易,干起来很累,要舍弃很多很多。刚开始还没走上正轨的时候,我全身心地放在提高自己的能力上,因为我比别人差,我得多学多练。关于课堂教学,我得多听课,多总结、多琢磨,那个时候我是没有假期的,不过再苦我心态都是很平和的,可能和妈妈的性格有关,我们都是没有脾气的。很多老师说在学校学生调皮的时候,他们回到家会心情很不好,会跟家里人倾诉,做梦都会梦到很调皮的学生,但是我回到家我把什么烦恼都忘了,我不会把学生的影响带到家里去,这一点,减轻了自己的烦恼,还是比较好的。也可能是性格吧,我的感情和反应是比较钝的,出差的时候于小江老师都会不断提醒我要带什么东西,朋友们都知道我是“马大哈”的,所以感觉自己一路上都有很多人的帮助,很幸运,没有这些我是很难走到今天的,真是这样。

 

记者:可能学生都会这么感觉:这个老师太温柔了,不忍心欺负。

李:是有这样的。学生都说对这个老师都不忍心去做不该做的事,我姐姐也是个化学老师,有一次她来听我的公开课,她就跑去问我的学生,说你们的老师傻乎乎的,你们干嘛不欺负欺负她。学生说我们哪忍心欺负她,还有学生给我起过外号叫“笑面虎”,就是说,看着她永远都不会生气,但是心里又好像害怕老虎一样小心翼翼。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是我故意施加给学生的,可能就是日积月累吧。因为我可能就是,下课时能够和学生随意地开玩笑,但是上课我对学生是很严格的,包括学生的坐姿。像现在的学生喜欢斜着身子坐,我就觉得学生应该有坐着的样子,就这样子一届传一届了,可能就有点威严。我最近看了篇文章,青年人成才,占百分之八十的是非智力因素,而非智力因素里跟一个人的言谈举止很有关系。比如说刚毕业的面试,很多学生一进门的,他的形象,与老师的交流,他说话的语气、态度,都折射出他的内涵,而这些不是一天两天一蹴而就的。而是日积月累的,是一种积淀,素养的积淀。进入单位工作以后这种非智力因素非常重要,我常常跟学生这么说,该玩的时候我们放松地玩,我和学生开玩笑、拍拍打打,都是可以的,但是到了正式的场合,我们就应该有正式的样子,包括做广播操。

 

记者:我觉得这样给学生的东西是学生走到哪都会记得的,学生会很惦记老师的。

李:嗯,我的学生会经常发短信给我,手机里都存有。

 

记者:老师平时做化学实验跟化学药品接触要特别注意。

李: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功。

 

记者:会害怕吗?

李:刚开始的时候会,所以老师说我高分低能。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弱项在哪里,所以我投入的时间就比别人多,特别是我的课前准备要比别人好,包括到现在,我上一节课,我准备的时候可能有三、四节课,我的教案我是不留着的。

 

记者(念学生给老师的短信):老师,您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人。因为有了您,让我的生活有了乐趣,有了您我的生活出现了转折。愿您永远都健康、快乐。老师您对您的孩子有什么要求吗?

李:没什么要求,其实与给学生的要求是一样的,就是希望他健康成长,快乐成长。

 

记者:对他的成绩呢?

李:一直没有。只要他有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其它的他怎么学只有他尽力就行了。前些时候我给高三学生做一个讲座就提到我是怎么对孩子的,就是要准确地找准自己的目标。我儿子进初中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得了班上第三名年级十一名,他觉得他就是这种水平,但是我很明白他,他高考发挥达不到这种水平。但是我一直没有做声,他就跟我说,妈,我一定要保持这种水平。结果他就屡屡达不到目标,一次又一次,他就是很垂头丧气的,情绪波动很大。后来有一次考到班上十七名年级八十一名,我就跟他说,其实你能考到班上前十名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你所在的集体已经集中了桂林市可以说最优秀的人才,那些总能保持年级前三名的就像我们化学里的稀有气体,能有多少人当得上稀有气体呢?干嘛非跟稀有气体比呢?只要你达到了你能够达到的水平,就可以了。后来他听了我的话,他能够达到全班前十他心态就很平和了,他就认为他达到了目标了,发挥他的水平了。慢慢地他的成绩就稳定下来,还进步了。所以在学习成绩方面,没有给他设计,其实冷静地想我们的很多家长自己都有问题,我们自己都不是很优秀可是总是要求我们的孩子很优秀,不现实的,不公平的。我的孩子基本都是在宽松的环境下长大的,他能够在规定的学习时间里完成他的学习任务,没有给他太多压力,说放得开,也是给自己开脱,自己忙,又懒,对他关注不够,呵呵。

 

记者:那孩子会不会觉得妈妈那么优秀自己也要很优秀,会不会有这样的压力呢?

李:我们没有探讨过这个问题。因为他从来都不会来了解自己的妈妈是怎样的,他也是通过学校的老师偶尔听到一些,我也没有要求他怎样,我只希望他能走好他的路,干嘛要把我压在他身上呢,没必要的。你们不问我都不会想到这个问题的,我和儿子之间就像朋友一样,什么都会和我说的,所以想到什么大家就拿出来探讨。

 

记者:老师在做班主任工作的时候怎么看待早恋这个问题呢?会不会抑制?

李:前段时间我给高三学生做的讲座,就是“高三的我应该做什么”讲高三学生学习心理应该怎么调节,就提到了这个问题。因为我做班主任,我自己的班上都会有的,这个时候的学生,心里会有一种爱的萌生,我的看法是,到了青春期,少男少女之间有这种相互的爱慕、信任、吸引是很正常的,人都了这个年龄没有这个想法,我倒觉得奇怪。每个人都有,对异性有好奇的想法,从心理学来讲,这是一种心理的不成熟,而产生的一种青春萌动,这也是因人而异。有的人表现得很强烈,有的弱一些,有的人会公开化的去寻找自己的异性的朋友,很正常,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因为第一,学生对生活的体验,太少了,你根本还没有办领会爱的含义。第二,这个时候学习任务很紧,你根本没有机遇很周密理智地去处理这些问题。我就跟学生说了,对于这种感情的漩涡,这种特殊的男女生之间的关系,可能讲,我个人认为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发生的一个并不一定错误的问题,爱是没有罪过的。如果你们要觉得恋爱有罪过那我觉得是不公平的,我们要能够冷静地去思考哪些事情是这个年龄应该做的不应该做的。从我带了那么多学生来看,真正建立男女间的特殊关系,弊还是多于利的。很多有过这样经历的同学毕业后跟我谈起都说,烦恼、痛苦多于忧虑,处在这种感情漩涡的同学是不会承认对学习有影响的。而且我发现,这种在中学建立起来的情感都很脆弱,一般一到两年就断了,甚至于再也不愿彼此见面。我不能割断同学们之间的这种情感,但是至少我能让他们搁置下来,理智地面对,至少不在学校里表现出来。这个问题,有老师引导和没有老师引导是不同的,但是我认为以此来羞辱学生对学生不公平,不尊重。跟于小江老师比起来我就觉得自己还不够,她无论对学生对家庭,都比我称职。

 

记者:老师没有想过去更好的单位去工作吗?

李:有很多人都和我说过,说像深圳这样的城市对特级教师是有绿色通道的,走的机会是很多的,但都没有想过。对学校的感情就不用说了,再一个我自己的家也是安稳的。挣再多的钱、有再高的职位和荣誉,但是家才是最基本的,离开家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家是一辈子的。

也有人说如果到重点高中工作孩子将来去重点中学也会容易些,但我对这些都没有特殊的想法,我想得很少很浅,可能也是性格吧。对孩子呢,希望他能体会到,要靠自己的本事,不要靠家长,希望他将来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自己创出来的,才能理直气壮。

 

记者:老师能不能总结一下自己认为教学中最重要的。

李:第一,让学生喜欢;第二,能让学生学有所乐,学有所获。不能光乐,要有获,这个在我平时做的关于班主任的发言都会有。

 

记者:那李老师,对我们这些也是作为师范生的小师弟小师妹,将来也是走上讲台的教师了,对我们有什么期望吗?如果我们后来人要超越您,您觉得要做到哪些呢?

李:刚开始走上讲台会有激情,但是大多数做下来都会对这个工作产生厌倦,这个时候怎么调节好心态,最重要。这个职业倦怠到了我们这个年龄都还会有,要学会调节,我觉得我的特长是课堂教学,对这个职业要有爱,有兴趣。第二个,要能够把你的精力,全部身心投入进去。我觉得要做个好老师真的是不容易的,全身心地投入能够得到学生的认可,让学生感动的时候,这种投入才是有效的。第三个,要有自己的专业素养,没有好的专业素养,你对工作再热情再投入都不行,得不到学生的认可,学生都是佩服专业素养深厚的老师,如果能在学生心理建立这样的形象,那才有价值,学生才会喜欢你。

 

记者:那想要成为一名特级教师,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李:特级教师有三点,他要是“教学的专家、育人的模范、师德的楷模”。这就是一个特级教师必须做到的。他始终对工作应该是尽心尽力的,第二个,应该很愿意在工作上动脑筋,第三个,有独特之处,有独特的教学风格。

 

记者:那李老师觉得自己“特”在哪?

李: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特”在哪。可能是我业务上比较细心,但是生活中我又很不细心,两个极端,很多人都这么说。应该说比较勤奋,投入的会比别人多一些,其实很多东西我是从优秀的老师那里模范,学习的,要博采众长。作为师范生,应该是自己去体会,产生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兴趣,要有一种社会责任感,职业道德感,认准了,就不能误人子弟,把它做得最好,不求最优秀,但求是合格的。我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每一天都认真地做事,平凡不要做成平庸,平凡的是工作岗位,平庸就是你的工作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