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师大丨我在王城读书,从此有了敬畏

2017年11月08日 1034
分类:校友总会校友总会

桂林王城位于市中心。这里曾出了两位皇帝、十四位王爷和四位状元。

 

孙中山先生将北伐大本营设在这里。

 

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国防部长白崇禧也在此办过公。

 

这里也曾是广西省政府所在地。

 

我想重点说的是,王城还是广西师范大学的本部,设有四个系:历史系、政治系、教育系和物理系。

 

我入学报到就拎着行李站在王城的中轴线上,由南往北看到了雄伟的承运殿及其后面的独秀峰。从这个角度看,独秀峰显得厚重、平实,作为王城的靠山,具有稳重的大气象。

 

我迫不及待就冲上独秀峰。登峰的路径险峻曲折,让我瞬间觉得独秀峰换了另一副面孔,与“厚重、平实”的气质相差太远。

 

独秀峰的东麓是悬崖峭壁,像一把利剑直插云霄。从易理角度分析,独秀峰这个侧面刹气太重。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充满了革命性”。纪念孙中山的中山纪念塔和仰止亭都在这一侧山体之下,是巧合呢还是遵循某种理念设计的结果?

 

后来,我从叠彩山、象鼻山看独秀峰,独秀峰都显得很矮小。

 

独秀峰被誉为桂林市的万峰之王,肯定不是因为它的高度,而是因为它的姿态:宽厚平实但不失冷峻曲折,尊贵雍容但能贴近市井、贴近百姓。

 

我从海边来,原来对立体空间和山峰没有深刻的认识。独秀峰以其丰富的历史人文给我上了生动一课:若要为王,要有丰富的性格和气质,但始终要注意谦恭稳重。

想读懂王城,还需去看靖江王陵。

 

靖江王陵位于桂林市东部尧山西南麓,共有王亲藩戚墓葬300多座。

 

靖江王陵给人的视觉震撼也到了“电击”的程度。原来的规制是南北15公里,东南7公里,都是皇家禁地,老百姓是进不来的。但现在都已掩没在杂草丛中。

 

由核心区往外仔细观察,坟的规模由大变小,细节由繁变简,生动地把王权由盛而衰的运动过程展现出来。

 

再牛×的王权在时间的长河里都会“入土为安”

 

供游客参观的核心区是靖江王“天团”里的第三王庄简 王朱佐敬与王妃的合葬墓。

 

庄和简都是谥号。

 

朱佐敬获庄谥号,是因为朱佐敬同学爱读书,写得一手好书法。

 

朱佐敬同学被“校方”授予简的谥号,是因为无政绩或政绩不明显,太少了,少到只有“简单”几件。

 

我关注的重点是,朱佐敬坟墓中轴线偏离了地理中轴线。

 

讲解员说朱佐敬生前就明确了这一墓葬原则,以体现对中央皇权的敬畏,表示自己死后也有谦恭的态度。

 

讲解员不是桂林旅专的毕业生,反而是广西师范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她的判断,我不可能只当作旅游故事来听。

 

我由此搜找了朱佐敬的历史资料,发现他是位不喜欢折腾的“干部”。他的兴趣在私生活领域,只在私人生活领域忙乎,不折腾社会和老百姓。

 

是不是朱佐敬内心一直都知道敬畏和进退?

 

在14位靖江王中,任期最长的便是朱佐敬。

 

朱佐敬能长期执政,是否跟清静内守、不折腾有关呢?

 

靖江王陵讲解员最后陈述: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所以你们看广西师大本部,只设四个系:历史系、教育系、物理系和政治系。其寓意就是忠告世人:历史教育我们,不要瞎折腾,一切物质运动及其形式都受客观规律支配,包括政权运作和政治活动。

 

不知道这个解说是否就说中了广西师大的“谋篇布局”,但从讲故事的角度看,这样把结尾升华处理至少能给人带来启发,引发人们思考。

王城内到处都有文物和历史故事,所以同学们都养成了“轻手轻脚”的习惯。再加上教室、阅览室和宿舍都铺有木地板,走起路来造成的动静太大,同学们更是学着以芭蕾舞的脚法走路,以免干扰他人。

 

校园广播站招播音员。我们班有位同学普通话杆杆的,但因为“嗓门儿太大”没有被录用。可见,“低调”成了王城校园的普遍共识。

 

历史系、政治系、教育系、物理系尽管专业不同,但同学们集体无意识养成了“清静内敛”的气质,不爱闹,不喜欢折腾。

 

同城其他院校时有学生因失恋跳楼的消息传来。王城的学生普遍情绪平和,不容易冲动,没听说过有谁跳楼、割脉的。

 

王城除了月牙池边、承运殿周围稍为隐秘一点,其它地方都“明灯高悬,正大光明”,不适合谈恋爱。

 

就那么两块小地方,也让宫老教授等不放心。

 

宫教授爱学生如爱子,担心学生变坏,经常拿手电筒到这两个“阴暗角落”扫描,提醒同学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

 

后来读到“酒醉不知归路,误入校园深处,呕吐呕吐,惊起情侣无数,穿衣的穿衣,提裤的提裤”,我首先反应的是,这些场景肯定不会发生王城校区。

 

没有太大的谈恋爱的空间,青春的骚动就只好寄托在教室、阅览室还有球场。

 

我印象最深的是到阅览室抢座位,僧多位少,抢位的场面跟春运买火车票的现场有得一比。

 

现在回头看,那样的青春挺好,没有虚度。

 

尹鑫教授把我带进了逻辑学的殿堂、王祥俊教授为我打开了社会学的大门、李刚教授为我们传授了政治智慧……他们激发了我的研究兴趣,使我对上述领域一直保持热度不减,我的精神生活也由此丰富起来。

公元1921年12月,孙中山与苏联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会面。

 

马林向孙中山提了三个建议:改组国民党;创办军官学校;与中国共产党合作。

 

孙中山先生接受了马林的建议,由此,孙中山思想从旧三民主义转变为新三民主义。

 

这是历史大事件!

 

毕业后第十年,我陪北京一位党史专家游王城。在承运楼,专家跟我说,1921年,孙中山与马林的会谈便发生在这里。

 

我为此感到非常惊愕。

 

上中国革命史的课时,教授讲到孙中山与马林,一跳而过,没有特别指出该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就在我们身边,150米外的地方。

 

我到图书馆88专题库搜马林的资料,有限的资料也没有马林到王城的记载。88专题库距孙中山与马林的会谈地点仅100米。

 

为了准备中国革命史的考试,我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复习,这个角落距孙中山与马林会谈地仅10米。

 

我重提这件事,没有责怪革命史教授的意思。那时候,教授不兴讲段子活跃气氛,也没必要拿出这样的猛料让我们惊愕。

 

我由此感叹的是,时间的力量非常可怕,会掩没很多历史细节。再重大的历史事件,放在时间的长河里都容易被冲淡。

 

就连在大事件发生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历史细节都会淡出公众记忆。

 

就在王城里,有多少真实的历史会流传下来?又有多少真实的历史会流传下去?

如今,王城成了桂林市区唯一独立的5A 景区。

 

游人如织。游客在导游引领下走的是“商业路线”,走中轴线,谓之走王道。脚踏“云阶玉璧”,寓意“平步青云”。最后环节是请十二生肖太岁,祈请太岁保平安。

 

我在王城读书时,没有完整走过一次王道,也没有踏过一次“云阶玉璧”。

 

正阳门“三元及第”也很吉祥,但我也没有登过正阳门楼。

 

原因是没有这个冲动。

 

觉得那是很久远的事物了,不在同一个世界,心境也不会与历史贯通起来。心理上对此表示敬重就可以了,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文物,期待文物帮“转型升级”,未免显得生硬。

 

历史反复证明,事物发展是受客观规律支配的,所谓天行有常。

 

个人命运离不开大规律、大趋势和大环境。

 

从历史纵向角度看,时间也是大规律、大趋势、大环境。

 

时间,才是真正的王道。

 

时间,对谁都很公平。会让一切瞎折腾风轻云淡。

 

时间,也会让一切妄为原形毕露。

 

在时间面前,我们要有紧迫感,要有敬畏之心。